百喜娱乐官网_百喜老虎机_bfun88百喜娱乐

您的位置首页  湖南生活  文化

”母亲是针我是线年“三位湘西非遗传承人的感人故事

  吴英继,女,苗族,花垣县人,1967年出生,湘西苗绣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湘西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作品《童年的故事》在中国吉首国际鼓文化节即武陵山片区旅游商品设计大赛中获最佳创意;作品《十二生肖》在中国张家巷民间艺术博览会获铜;作品《湘西项链》在湖南省工艺美术作品创意作品展上获一等。

  与吴英继聊天过程中,她提到最多的两个词就是就是“妈妈针”、“苗绣”。可见,对于苗绣,她爱得那样深沉,那样。

  吴英继与苗绣的故事,发生在群山环绕,百鸟争鸣,山歌回荡的一个湘西苗寨里……“一个瓢,一把梯,一个背篓,一把镰刀,一梱柴,一碗米,一位母亲,一个花架,一根针,一丝线伴着我长大。”吴英继望着墙上的苗绣回忆道。

  吴英继最为家里的长女,从小跟着母亲学习苗绣。那时,家里的衣服破洞了,吴英继母亲便会拿出绣针,在破洞上绣出精美的图案,完全看不出是缝补过的痕迹。吴英继称之为“妈妈针”。“在我的记忆里,我母亲晚上干完所有活以后,便拿出绣针,安静地在煤油灯下,一边轻声地哼着苗歌一边绣花。母亲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做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模样,绣花缝衣一定要拿手,嫁到男方家里以后,衣服要主动缝制好。”

  从小,吴英继就看着母亲帮助寨子里妇女们画花,剪花中长大的。“那时村里好多绣女都聚集我家,大人在做苗绣,我们小孩就一块玩耍,家里好热闹。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好好跟母亲学习苗绣,我也要像她一样拥有好多朋友。特别是母亲有一次对我说:‘英继,你长大了,要做一个能帮助别人的人,我就开心了’!”

  吴英继这一绣,就是30多年。在创作设计上,吴英继有她自己的风格。湘西苗族刺绣是穿在身上的历史密码符号,是楚文化的手工。英继说:“苗语是,苗绣是语言,苗装是故事。湘西刺绣构图抽象,幽默,寓意性强,是无声的语言。刺绣,在创作的过程中,抓住特色文化底蕴,通过苗绣展示苗族文化,讲一个秘密故事,说一段追忆的往事。设计时,要向以‘为您设计’的思,以真诚而带来欣赏,以而带敬佩,以服务而带来价值。”

  其苗绣作品多种多样,五彩缤纷,主要有喜鹊闹梅、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牡丹夺魁、彩蝶飞舞、荷花莲子等。为了适应新时代人们的审美需求,符合时尚潮流的服装设计和私人定制的包装效果,吴英继尝试在传统苗绣的基础上进行改良,从传统刺绣图案的纹样中去挖掘与创作,使得民间艺术更加大众化。

  作为苗绣传承人,吴英继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教师,她把苗绣融入学生的课堂,并在教学方式上进行创新,立志把苗绣这首优美的乐章唱响于湘西热土。“每年我培训的学生将近有500多人,我也会从这些学生中,挑选比较优秀的几个,重点培养,来传承我的苗绣技艺”。

  龙老香,女,苗族,花垣县人,1956年出生,苗族服饰州级代表性传承人,花垣县民族工艺美术学会会员。2009年,创作的仿古民间苗族服装在湘鄂渝黔边区首届民间旅游商品暨工艺大师评选活动中荣获金,并被授予“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

  作品《仿古婚嫁女装》、《仿古新郎装》、《漂亮的银帽》在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第二届学院评选活动中荣获铜和优秀;壁挂《龙凤朝阳》在花垣边城苗绣大赛中荣获二等;《凤穿牡丹》在湖南株洲精品苗绣大赛中荣获二等。2018年,在湖南省旅游商品大赛(设计类)中获铜。

  见到龙老香,她正在忙碌的给模特套上苗服。“给我的乖宝宝穿上衣服,打扮一下。你看,这套衣服穿上去是不是很好看?”所谓的乖宝宝,就是龙老香面前的这个模特。如今,穿苗族服饰的人越来越少,把自己做好的衣服穿在模特身上,如此美丽合身,龙老香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龙老香出生于湘西的一个农村家庭,自幼起就跟着母亲学习做苗族服饰。那时,制作苗服,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穿,没有多余的布可供制作衣服拿来卖。“那时家里穷,每次买布,都是和同村几个伙伴一起,5个多小时山到贵州去买布,去一趟脚都走肿了”。

  说到这,龙老香停下手中的活,打开橱柜里拿出一件衣服。“你看,这件衣服是我结婚时候做的,几十年了,我还保存着。”看着龙老香手上的这件衣服,虽然相对与现在的苗服,款式有点老旧,材料有点粗糙,但是,的绣花做工精细,崭新如初。看得出这件衣服对于龙老香来说,是多么的珍贵。衣服里的一针一线,都藏着龙老香年轻时的记忆。

  结婚后,龙老香来到吉首打工。在一次下班途中,无意间看到一块服饰比赛的广告牌,龙老香当时觉得这个比赛还不错,打算试一试。白天龙老香上班,下班后赶忙回去制作苗服。“终于把衣服做好,交给活动组委会时,负责人和我说,我是最后一个交作品的,明天就是截止日期了,幸好我今天拿来。”交了作品之后,龙老香把这事忘在了脑后。一天,她突然想起这事,翻了一下公布的获名单。“当时真的没想到我获得了金,我来到组委会处领,他们告诉我,获的人早就领完了,我又是最后一个。”

  这次比赛,龙老香做的苗族服饰获得了金,金有一万元。龙老香拿着这一万元钱,别提心里有多高兴,终于有资金买制作苗服的机器和材料了。

  “现在条件好了,什么先进的机器,上等的材料都买得起了,但是,苗族服饰的市场已经大不如从前。而且,越来越少人对苗族服饰的制作感兴趣了”。说到这,龙老香长叹了一声。

  做了几十年的服饰,龙老香对于苗族服饰的热情只增不减。如今,在她的带领下,村中很多妇女返乡跟着她学习苗服制作,通过乡村旅游等方式,开拓苗族服饰市场。不仅让村民在口就能有收入,还解决了村里留守儿童无人照看的问题。

  和龙老香的交谈过程中,她始终面带微笑,语气舒缓,不急不躁。她说:“做我们这一行,最主要的是心要定,才能做出好作品。很多人就是想的太多,要的太多,最后一事无成。对于苗族服饰,有钱我要做,没钱我更要做,这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东西,不是可以衡量的啊!”

  高秋林,男,汉族,邵阳人,1986年出生,苗族银饰锻制技艺州级代表性传承人。15岁开始苗族银饰锻制技艺。近年来参加了中国(深圳)第十一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2015·中国长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展”、大学美术学院“中国非遗传承人群培训班”、“非遗进”《薪技艺》海外交流活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培训计划”班,并在第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获得“传承之星”荣誉。

  高秋林戴着一副眼镜,话并不多,不停的摩擦着手上的银饰茶壶,和他交谈中,他总喜欢思索片刻才回答。如此的严谨,我猜测,多半是长期从事银饰工艺活有关吧。严谨,精准,细致是每一位工艺者对的基本要求。

  在高秋林看来,苗族银饰特有的艺术美感,是苗族人民审美旨趣的重要表现。“苗族银饰种类很多,有饰品,有器具,在苗族的服饰中,有这样一种说法,无银无花,不成姑娘,有衣无银,不成盛装……”高秋林说到。

  作为计算机工程专业毕业的高秋林,毕业后选择到深圳工作。当问及他为什么会决定回来拿起刻刀锤子,打造银饰时,他毫不犹豫的说:“喜欢啊”。是的,无论做什么,只要喜欢,就够了。

  “錾刻工艺包括落、点、压等八种技法,对工匠力度控制的要求很高,力度过大容易錾空,过小纹理层次不好。花丝工艺也有八种技法:堆、垒、编、织、掐、填、攒、焊。”高秋林介绍。花丝工艺是一门细致入微的功夫,苗族盛装中精美逼真的图案、层堆垒的效果都是花丝工艺的结晶,“无论是錾刻还是花丝,都需要极为细心、耐心,稍有差错就会观感。”

  “以前的苗族男子很多都掌握这门手艺,如今这门手艺逐渐失传。大家都不想花大量的时间去学习这门技艺,而且在这学习过程中,没有经济来源,你觉得会有人愿意来学吗?”当问到银饰的传承问题时,高秋林沉重的说到。

  近年来,银饰的作用被人们不断夸大,驱邪治百病……每当有顾客问高秋林是可以治病时,他总是说:”银饰不是药,它只是工艺品,不能驱邪治病。”正因如此,高秋林总是自嘲,不会说好听的话留住顾客。

  “大师工作室”地处湘西自治州博物馆一楼,占地300多平方米,进入“大师工作室”,其展示及售卖的(苗绣、苗画、竹雕、石雕、土家织锦)等非遗精品,均为21位非遗大师精心制作,其收藏价值和意义有别于一般的商业化产品及旅游纪念品,它重点是展示了湘西传统手工技艺及美术工艺之美,未来将成为面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湘西非遗活态性展示窗口。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